飛鹿言情小說網

生如浮塵 第六章 北漂

小說:生如浮塵  作者:qiujinghongying  回目錄  舉報

過完初一,人們就盼著過十五了,但在那年進入宏錦閣的第一個元宵節,六生差點和小秋鬧起來,小秋也險些出大丑。

早在進入宏錦閣之前,小秋就在網上結識了一個網友,是通過博客消息認識的。小秋那時不僅還抱著找一個好男人改嫁的幻想,還滿懷寂寞無處排遣,自不免會和網上的男人們在虛擬的世界里交流溝通。這個男人大小秋一歲,大專學歷,據他自己說他在一個郊縣的政府機構上班,他有老婆,也有孩子。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老和老婆吵架斗嘴,而老婆動不動就回娘家,丈母娘不但不平息事端,還愛慫恿著女兒和女婿斗法,所以他心中很苦惱,其至都不知能否和老婆過到頭。小秋對自個的婚姻也很不滿,不免有同病相憐的想法,和此男溝通得也很愉快,還收到此男通過郵件發來的照片,從照片上看,倒也是很好的一個男人。就在過完春節后,此男發消息說,要在元宵節那天晚上來十里河看望小秋。小秋不忍心拒絕,只好含糊答應。

到了那天晚上,將吃晚餐時,小秋收到信息,說他已到了十里河,車子就在店門前停著。小秋心里頓時發慌,事到如今,只好硬著頭皮去見。小秋就趁大家都去吃晚飯時溜了出來,在門口一張望,就看見一男子在不遠處的一輛車子里向她招手,于是小秋連忙走過去,一看,果然是照片上的那男子。那男子打開車門邀她上車,小秋也就坐了上去。那男子說他剛從山東的泰安回來,順道來這兒看看小秋。這男子把車開到離店不太遠的一家賓館的院內,準備定好賓館的房間后再和小秋出去吃飯。小秋內心只想和此男吃吃飯聊聊天,先在現實中面對面地好好交流溝通一下,并不想初次見面就在賓館開房睡覺,可實在又張不開口拒絕。她怕,她怕一開口拒絕惹煩了人家會失去一段好姻緣。

就在她表面平靜內心十分忐忑時,手機響了,一聽,竟是六生震怒的聲音:“你去哪了?!”小秋只好隨口撒謊說來外面買點東西,六生又怒叫:“還撒謊!剛才有個服務生對我說:你老婆和一個男人坐上一輛奧迪車走了!人家看得清清楚楚!”小秋沒想到這些相處不久的服務生竟會留意起自己來。她沒把握和眼前的這個男人能有正果,所以她不敢明著得罪六生,以免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只好在手機中對六生說:“好了,我馬上回去,別胡猜了!比缓缶蛯φ郎蕚洳窜嚨膴W迪男說公司里有人找,有急事,不得不馬上趕回去。

此時小秋心情真的是十分復雜:既依戀奧迪男,想和他說說話聊聊天,很想和他修成正果,又不敢在沒任何承諾和保障的情況下和他馬上開房。六生打來的電話,既解救了小秋內心不想開房的困境,又讓小秋覺得好事被攪,又覺得像被六生扒了皮般的難堪,又害怕得罪了奧迪男。奧迪男此時表現得倒很紳士,語氣平和、態度平靜,立馬調轉車頭,對小秋說:“既然這樣,我送你回去吧!毙∏锿普f這兒離店很近,自個走過去就行了,但奧迪男執意要送,小秋只好由他。但小秋沒敢讓他送自己去店里,怕遇上怒目而立的六生,而是讓他送自己去員工宿舍。車子開到離宿舍不遠的成田古玩城時,小秋就讓停車,那男子讓小秋下了車,揮手和小秋告了別,然后開車揚長而去。此后此男就不再和小秋聯系,也許是此男本就是只想和小秋玩玩一夜情,未得逞而罷手;也許是此男認為那晚小秋是在耍他,覺得小秋沒誠意而不再和小秋聯系;也許是他從小秋通話時察覺小秋是有老公的而收手;也許是他見了小秋的面對小秋本人失望而決定放棄。小秋后來再三揣測過那男子的心思,但終是揣不透還傷自個的腦筋,隨著日常事務的繁瑣,小秋也慢慢放下了這件事、淡忘了這個人。

六生初到店里,是在后廚干雜工,哪里忙不過來去哪,后來又被派去看管宿舍并燒鍋爐以保宿舍的供暖,沒事時還幫著店里的電工小李子處理點雜事。店里唯有他們兩個比較清閑,所以他們兩個就背著經理接空調移機、加氟的零活,每個月也多收入三二百元。

就在春節過完,天氣漸漸暖和起來時,小秋家中卻傳來寒流:父親和母親又打架了,母親去了南方的大妹那兒,父親竟帶著海蛟和威兒去了山西干建筑!一個五六十歲的老漢帶著兩個六七歲的兒童千里遙遙去干建筑,這場面想想都讓人覺得可憐。

父親帶著兩個兒童白去了山西一趟,無法在建筑工地久呆,去了幾天就回來了,并打電話說順道要來北京看看。小秋自是滿口答應,為了安撫父親,也為了想見兒子。到了去西客站接父親、兒子的那天,小秋卻在西客站被站里的工作人員所辱,高高興興去,卻是滿腹怨氣歸。其中波折被小秋于半年后抽時間寫成文章,發在自個的博客上,引發來訪的網友一片同情和安慰:“那不是狗眼看人低嘛!”、“缺乏人性化的工作人員往往是暴力產生的根源!暴力到來的時候往往已經造成不可避免的殘酷的既成事實!象上海的楊佳事件就是這樣造成的,值得執行公職的人員反思和反審!”、“你好,看了你的文章真讓人心酸。北京應該說是文明大都市,也會出現這樣的遭遇。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你要多保重,我支持你!”、“我也是一個人在外地,要相信你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記住,你也不是好忍的!”、“樓主的這篇帖子看了讓人心酸,現在機關大樓里不但男人沒有心肝,一些女人更歹毒!支持你,保重!”、“她想嚇唬你,然后宰你!、“好多的北京人,就是狗眼看人低......這種人就得抽它們,和它們沒有什么好客氣的!”、“你好!你還真的不容易,特別是一個人在外就更難了.你的心情我有同感,不過不要怕,一定會有出頭之日,多保重身體,相信自己.有健康就有未來美好的生活!”……這些非親非故、素不相識的網友的留言讓小秋很感動,她為這些有愛心的網友深深祝福!

那篇博文如下:

魂驚西客站---我在北京西客站成了不法分子!

今年過春節沒回老家,為的是多掙點錢,也為了躲掉回老家后春節時的應酬——我本失意人,常!捌泼闭陬佭^鬧市”,別人春節時會會親朋好友,談笑風生,意氣風發,而我這些年過得如此地潦倒落魄,連婚姻都是一塌糊涂,常覺無顏見江東父老,愧對親友故舊,所以愈是別人熱鬧的時節我愈覺得落寞難堪,于是索性就以多掙點錢為借口,連春節都不回老家過了。

只是每想起被丟在家中的兒子,心中難免一陣陣地揪疼,兒子畢竟才六歲呀!可不把他丟在老家,我又有何良策呢?若帶他來京我這點打工掙來的工資怎能夠花?不離家打工,更沒出路,而且還要面對周圍人們那鄙視的眼神還要承受被人蔑視的心理重壓,人挪活樹挪死就換個環境試試吧,于是就漂泊到了北京。

在京已漂泊了兩年了,只是并沒掙到錢,好在沒去當乞丐,衣食剛好自足。今年春節前兩天,我爸就給我打電話說我兒子想我了,我就說那春節后你就帶他來北京吧,一來我們父女、母子相會,二來也讓終日在農村老家操勞的父親來京看看。我爸就說:“好吧,我們在初六那天去北京,到時你可要去車站接我們!蔽矣纸o我爸講了我現在在北京租房處的地理位置和地名。

到了初七早上八點,我爸打電話來,說他們到了北京西客站了,我就趕緊打的直奔西客站去接人。到了西客站穿過大廳,我看到一個出站口,那兒人出出進進,外面還有好多人,有接人的,有等人的,有閑逛的,有進站的,有出站的,煞是熱鬧。

我在出站口等了一會兒又竭力往站里望,但是沒看到我父親和我兒子。來西客站接人這還是第一次,我就去咨詢臺咨詢該樣接。然后就去樓上賣站臺票的窗口買了兩張站臺票——西客站有兩個出站口:南站和北站,我想,這個站口接不著就去另一個站口接,也不用再買票了。買完票出來我就去了

北站,那兒離售票點近。

我站在北站出站口一看,但見人山人海,出站口處被接人者包圍得密密層層,還有一些人買了票往里進,不知是接人還是進站乘車。我也只得隨著人潮往里擠,往里擠了幾層后就看到里面還有警察,還有一條警戒線,接人者都得站在線外。我就站在線外觀察了一會兒。但見出站口的門一開,洶涌人流就往站口涌,里面的體面人物倒是不多,多的是些攜帶著大包小包行李的人,這些人也許是春節后返京的民工,也許是來京做小生意的商人,也都是社會下層小民。但見這些人奮力往站外擠,還有人和站口的工作人員爭吵,不知所為何因。我觀察了一會兒才看出門道:得等出站人流緩過一會兒后過側門,讓工作人員看過票后才能去站內接人。

待我進站后我就四顧張望,還是看不到我父親和我兒子的蹤影。于是我就往站內深處走去,一邊走一邊仔細瞅,可走到站內盡頭還是尋不見我所要接的人,我只好返回出站口處,在出站口內側右邊有一個房間,里邊有空工作制服的人,于是我就去問他們有沒有遇到我所找的人?他們說沒有。我只好往出站口走去,準備出北站去南站接。

我順著人流快要出站時,一個站口女工作人員讓我拿出票來讓她看,但她看過后卻對我說:“你跟我來一下!”語氣很不友善,態度也很蠻橫。我心想,我只是來接人的,怕什么?再者我也正要向他們打聽一下有沒有看到一個從河南鄉下來的六十歲的老頭和一個六七歲的小孩。

我跟這位女人進了出站口內側左邊的那間屋,屋里還有十多個人,有男的,還有女的。那女人化著濃妝,進屋在桌子后落座后又往嘴里塞了一根香煙。她的年齡大概貌有三十七八歲。她一邊噴云吐霧一邊嚴厲地問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老老實實地回答:“我是來接我爸爸和我兒子的!彼终f:“票呢?”我就拿出那兩張站臺票讓她看。她冷冷地說:“補票!”我說:“我只是來接人的,補什么票?我這不是有站臺票嗎?”她接過票看了一眼說:“假的!”我心里就覺得大事不妙:剛剛在樓上買的站臺票怎么這會就成了假的了?我就趕緊從她手里拿回了票。她接著又問:“接人怎么買兩張站臺票?”我繼續耐心向她解釋,說為了一個在出站口接不著人再去另一個出站口接人方便,不用再買了。

她聽了聲色俱厲用審犯人的態度地說:“什么接人啊,票販子!”又說:“我早就看見你和不法分子勾勾搭搭了!”又轉過頭去和別人說今天不讓我走,要等待處理。我一看,事情越來越糟糕了,我再這樣軟綿綿地下去,恐怕我今天真要有什么禍事臨頭了!于是我口氣轉硬說:“你這可是在誣蔑人,可要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我又仔細看她胸前所戴的工作牌,她蔑視地翻我一眼說:“看吧,看仔細點,想投訴嗎?可你知道什么是投訴嗎?”我再也忍無可忍,就說:“你剛才可是說你看見我和不法分子勾勾搭搭了,那我就自投羅網吧,今天我還真就不走了!苯酉聛砦揖痛舐暤睾退龑Τ,屋里的其它人就把我往趕,態度也是很惡劣的。我就掙脫他們又回到屋里坐下,說:“我今天還真就不走了!”說完就掏出手機撥打110報警了,說我在西客站被無理扣留了,他們說我是不法分子。那女人就走出屋子,去了外面,屋子里的人也陸陸續續地走完了。

過了不大一會兒,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走進了屋子,后面跟著的那個人向我介紹說:“這是我們這里的最高領導,站長,有什么事給他說吧!边@個站長倒還態度溫和,又仔細地問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記下了我所要找的人的出發地。最后對我說:“剛才是誰那樣說你的呀?”我就領他到外面去指認剛才的那位女人。他說:“我知道了,我以后會狠狠處罰她的!庇謫栁遥骸澳悻F在是走呢還是在這等110的人來呢?”我就反問他:“剛才是他們不讓我走的,現在你讓不讓我走?”他說:“那你請便,走不走隨你!蔽倚南胛沂莵斫尤说,不是來鬧事的,再說人還沒接到,老爸要是知道我為了接他們和警察打起了交道還不知道該有多擔心呢。于是就說,我還是走吧,我還得接人。

那位站長就親自送我出了檢票口。我又趕緊去南站內接找人,可還是沒找到,我只好在站外干著急。想想人還沒接到,自己又被人家羞辱呵斥,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轉了。就在眼淚將要啪噠落地的瞬間,手機響起,租房處的鄰人告訴我說我父親和兒子已到了,現在在租房住處。我才由驚恐、著急轉為歡喜,趕緊就打車往回趕。

見到父親和兒子,我高興地擁抱他們,對西客站驚魂的那一段只字沒提。第二天我就請假陪他們逛了天安門、王府井,照了照片,買了禮物。父親和兒子住了十多天就又回了老家,兒子又該開學了,父親也想念家里的那幾畝地。我給他們買了該買的,又給了父親一千元錢,送他們直到車上。

事至今日已快半年了,每想起西客站那一幕還覺得懊惱:那女人怎么就敢憑空說我是票販子?說我和不法分子勾勾搭搭,竟然還被她親眼看見了!這樣憑空誣蔑人,也不怕老天報應么?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生如浮塵書評: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亚洲中字无码手机在线电影,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爆乳女仆高潮在线观看